«

»

8 月 22

夏雪密會(夏雪ランデブー) #5-#7

即使重新擁有了身體,卻不是自己的。即使再次感受到妻子溫柔的唇,妻子親吻的對象,卻不再是過去的自己。


即使看著自己的妻子,妻子看著的,卻不是自己的靈魂

奪得了葉月的身體,並沒有帶給島尾想要的滿足,反而是更強烈地感受到妻子心裡漸漸被這個身體的所有人-葉月佔領的事實。儘管六花嘴上一直堅守著對已逝的丈夫的愛,可是她的行動卻總是那麼樣地欲拒還迎,讓葉月不斷地有機會攻城掠地。也許正是因為看到妻子這樣的表現,裝在葉月身體裡,這位已逝的丈夫,才會說出「不要再拿去世的丈夫當理由」這樣話的吧?

或許正是這樣,六花跟「葉月」的發展比想像中的更快了,而催化這一切的,反而是此刻控制著葉月身體,那個最不希望自己妻子跟葉月在一起的島尾。在六花主動獻吻後,島尾應該清楚地知道,無論自己再怎麼留戀,六花終究還是要追求自己的幸福、還是會愛上別人,而自己,除了看著,什麼也不能做。即使靈魂佔據了這個身體容器,六花感覺到的,依然是葉月,而不是自己。這種空虛感,恐怕更甚於在房子裡是靈魂,還可以小小搗亂一下的時候吧?


妻子主動對別的男人獻吻,自己最直接地感受著

當作是最後的掙扎,島尾用這好不容易得來的身體,重現了當年那些讓六花感動的園藝,想再次提醒六花,自己的存在,還有自己的愛。也算是為自己這陣子把六花跟葉月的感情往前推後,再放上一點小小的阻力吧?


這幾盆花,會掀起甚麼樣的波瀾?

「故事最後一定是主人公得到幸福,可是誰才是主人公呢?」

一直徘徊在奇怪世界裡,跟年輕時樣貌的六花廝混的葉月,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奪回自己的身體,重新變成主人公呢?


葉月,要怎麼離開這個奇怪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