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評論’ Category

五月
28

出國留學二三事–九個月後的心得篇

從去年八月底離鄉背井,一個人來到這遙遠的太平洋彼岸,竟也九個月了。九個月的時間裡,儘管英文沒有突飛猛進,研究也只有剛剛起步的階段,還要被一堆系上的修課規定束縛,大把年紀了還得為了得到個A而拼死拼活,但是在這些過程裡,也體會到了文化的差異、以及不少台灣教育的問題。

受到不少美國影集如90210(飛越比佛利)的影響,不少人總覺得美國人的大學生活就是由你玩四年這般地揮灑青春,以為這個目前還是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國家,只是靠著二戰後的霸權與新移民的勤奮打出的天下。然而,這個國家能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專利、諾貝爾獎得主,絕對不只是靠著霸道與新移民所能僥倖得來,而是透過紮實的高等教育,培養出世界級的人才。

台灣學生在高中以前為了聯考拼死拼活的念書,上了大學後不少人就鬆懈下來,而美國人則是極端地重視大學研究所的高等教育。美國大學研究所的課業壓力絕不是台灣學校所能比擬的。以前在台灣,可能兩星期才念一篇paper,但是在美國,上個學季裡,我一星期就得念上十篇paper,這些還全都是課程基本的要求,至於其他的作業專題什麼的,還要額外花時間處理。由於有語言的隔閡,因此上個學季我幾乎醒著的時間都拿來應付課業跟研究了,至於什麼海灘男孩、加州陽光這些,我都沾不上邊。除了課程基本的要求外,在給分上也不像台灣這麼浮濫。台灣的老師常常為了避免麻煩,全班可以通通過關,分數也給得香甜無比,在美國,大部分的老師給分都是按比例的,想要拿到A,只得比別人更努力。

美國開放多元的文化,也是造就美國高等教育成就的主因之一。在台大,你很難看到除了台灣人以外的外國學生,但是在美國,你隨時都可以看到各色各樣的人種。像是數理能力極強的印度人、勤奮用功的中國人、不服輸的韓國人…。透過各國精英在此同台競技,更刺激了學生學習的鬥志。這些日子以來,與本地學生、中國人還有其他各國學生的互動,深深發現台灣高等教育培養出來的我們,實在不是他們的對手啊!看著美國透過留學生刺激本國的學生,不禁覺得台灣應該也要朝著開放大陸學生來台就讀來刺激一下後生晚輩。

另外,比較令我震撼的一點是兩邊教育強調的重點。台灣的學生總是習慣於解題的形式,總是在老師已經架好的框架下寫出標準答案,或是看到真實的成品,才覺得自己學到了東西。然而美國更鼓勵的是學生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期末專題可以沒有實際的東西,可以只是紙上談兵,但是一定要有創新的觀念。更令我震懾的是,每個人都像是個天生的演說家,搭配自己特有的氣質與幽默感,在期末報告的同時,把教室前的小講台弄得絢爛奪目。

在國外的這段時間裡,深深感受到台灣高等教育的不足,也希望將來歸國的那一天,能透過一點一滴的耕耘,改變目前台灣高等教育的弊病。

四月
30

偷拍事件的受害者

「勿以善小而不為,物以惡小而為之。」即使是小小的恩惠,都能在受惠者的心中留下一道溫暖;不管再小的惡行,也都一定會有人因此受害。

現今的台灣警力不足,有時就連重大刑案都抽不出人力來處理,更何況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這些小惡行。一位欣欣客運236的司機,為了釐清乘客投訴時的責任藉以自保,在車上裝置攝影機。透過攝影機的鏡頭所紀錄下來的,有逃票不付錢又對司機罵三字經的乘客、有擋住司機後照鏡的太太、也有把奶茶亂丟在車上的學生。把這捲帶子交給警方,恐怕也是石沉大海。於是對於這些小惡也無力制止的司機先生便把這些影片稍作處理後,丟到自己的部落格上,讓社會大眾瞭解司機平日的辛勞,同時也警惕網友,能成為一個好的乘客。

然而,在台北市某陳姓議員與部分「鏡頭前的主角」們高舉著尊重個人隱私權的旗幟下,這位有趣的司機大哥出面道歉,同時可能工作也不保了。儘管司機大哥的舉動頗有可議之處,難道這些「鏡頭前的主角」們,不該先向受害的司機大哥與社會大眾道歉嗎?逃票算是一種偷竊的行為,看來當初司機大哥沒有當場扭送警局是太姑息了;而對司機罵三字經,在公車這樣的公共場所裡,恐怕得吃上工然侮辱的官司吧?至於擋住司機的後照鏡,可能有造成車禍之虞,該不該算上公共危險罪?而亂丟奶茶的少年,恐怕也會弄髒下一個乘客的鞋子甚或衣服吧?

至於跟著伐躂司機大哥,成為幫凶的新聞記者們,是不是也該想想平常自己跟拍後刊登的影片或照片,也影響了當事人的隱私權?憑什麼所謂的傳統電子與平面媒體倚仗著「大眾有知的權利」這種說法,就可以無限制的播放,而司機大哥就不能在自己在所謂新興媒體–網路上播送這些片段呢?司機大哥或許也是看到媒體可以如此肆無忌憚,也才以為自己的作法是合情合理的吧?這位司機大哥因此而道歉停職,那麼台灣的媒體工作者們,是不是也該出來向社會大眾致歉,並且停播所有的新聞節目呢?而平日揭發這些事件的市議員以及立委諸公們,也該回想一下,是不是曾經使用過未經當事人同意的側錄影片、文件以及畫面作為爆料與問政的佐證呢?

同樣是小市民的司機,成了這起事件最大的受害者,而犯罪的始作俑者們,在市議員與媒體的保護下,依然逍遙法外。

一月
18

從臺大醫院論文抄襲事件看台灣媒體亂象

不少關心時事的人, 最近應該都注意到這樣的一則新聞: “台大教授楊伴池,陳建仁指導學生論文涉嫌抄襲國外論著”.由於台大的頭銜, 更讓這則新聞成為少數在力霸跟檢查總長同意案外能佔據些許版面的消息. 最近不少報紙的社論與網路文章更以此新聞為楔子, 大嘆台灣學術研究品質低落. 小兔近來有幸與這整個風暴中心的其中兩位有接觸, 也正面得知整個事件的部分真相, 希望給想嘆息台灣學術研究的人在撰文或引述事件前, 做個參考.

相信不少讀者都曾經有寫過論文的經驗. 人類的科學發展了數千數萬年才有現在的成就, 原創的研究更如鳳毛麟角. 因此大部分的研究都是基於前人的成果或是假設加以延伸或改進. 為了彰顯前人的貢獻, 當然, 最主要還是證明自己研究存在立論的基礎以及所著手的改進確有一定程度的價值, 也必須要將前人的研究, 以簡短的文字描述後, 加進Introduction或是Related Works 並做適當的引文與參照. 這是目前所有論文撰述時的慣例.

而這個事件的作者在撰寫引文的時候, 為了怕無法原汁原味的呈現之前的研究, 於是將前人的最重要的發現加以重組或是精練, 加入Introduction或Related works 中. 這樣的動作, 相信不少正在看此文的研究生, 恐怕都做過不少這樣的事. 原作者為求慎重, 也曾經e-mail與被引文的作者聯繫, 並且獲得原作者的同意, 將這樣的字句呈現在paper 中, 並且附上了對應的參照(我沒記錯的話, 是reference 的[20]).這樣的動作, 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瑕疵, 然而, 整個事件, 就是以此為引信爆開.

這樣看來, 這似乎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而且拿同樣的標準檢視台灣的教授與研究生, 應該沒幾個能全身而退的, 更何況被cite的作者都能接受這樣的引用, 那麼我們這些看熱鬧的又有何置喙的餘地. 但是透過自詡為社會良心的無知媒體, 在未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與學術研究的慣例前, 就開始炒作這樣具有聳動性的新聞, 將整個事件被包裝成台灣第一學府學術的淪喪, 有意無意地引導輿論同聲撻伐, 把這篇文章對於癌症治療的貢獻完全拋諸討論的範圍之外.

撇開引文的部分先不說, 這則新聞另一個引起話題的便是擔任副院長與曾擔任衛生署長的兩位掛名指導教授是不是有失職的問題.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博士研究生. 對於博士學程的學生, 教授唯一的責任便是為迷途的羔羊指點迷津, 在實驗結果矛盾或是無法解釋的時候, 就自身的經驗與學識給予適當的暗示, 讓研究能在減少錯誤的狀況下順利完成, 並且保持整篇文章結果的正確性. 就這篇問題論文來看, 文章的實驗結果並沒有瑕疵或作假, 而且對於癌症研究有非常卓越而顯著的貢獻. 對於凡事求真的科學研究而言, 指導教授確實已經盡到了應盡的責任. 如果指導教授要對每篇文章採取事必躬親的態度, 那麼以現行台灣著重業績壓力的升等制度, 大概大部分的人在升上教授前, 不是被迫辭退就是辭世.

我承認台灣學術研究絕對有問題, 但是是制度上跟環境上的問題, 而不單只是引文這種小問題. 只是殺紅眼的台灣媒體, 只以摧毀偶像崇拜, 爭取視聽閱讀率為職志, 只求消息最快最獨家, 根本無暇顧及事件的真相, 更遑論了解相關的專業知識. 而有志節的知識份子為不肖媒體所引導, 以鋒利的筆劍刺向無辜的新聞主角, 更讓這篇畢業論文的作者看來十分沮喪與不安, 也無形扼殺了不少意欲貢獻畢生心力於研究的學子. 如果台灣將來不再有什麼重大學術發現, 那麼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 絕對要為此負起責任.

如果你跟我一樣, 對於台灣學術研究這種捉襟見肘, 只能炒小菜的現實有所不滿, 那麼請大聲地疾呼. 只是在嘆息的同時, 不要引述錯誤的報導, 造成無謂的傷害. 如果你是愛台灣的媒體, 那麼請不要繼續以讀者或觀眾有知的權利為由, 肆意地無的放矢, 傷害讀者或觀眾拒絕未經詳細查證報導的權利.

五月
27

記憶中的橋

從台北市區往士林的方向行來,圓山飯店就像汪洋大海中的燈塔,告訴行路人目的就在那不遠的前方。在這座金碧輝煌的燈塔下,而今堆放了一落落白皙的石塊,那是一個巨大的荒塚,屍骨任風雨無情的吹打,而屍骨的主人,正是在這河畔矗立了七旬,溝通兩岸的一座古橋。

EPSON DSC picture
在眾多高架橋下,靜靜躺著的中山舊橋

1895年,日本從清政府手中接下了台灣的統治權。由於日本政權政教合一的特性,神社的存在,也象徵了統治權的建立。因此,在當時台灣首府的台北近郊,也就是今日的天母一帶,建立了台灣神社。連接台灣神社與台灣總督府間的,正是今天綿長的中山北路,而中山橋,則是中山北路跨越基隆河,進入台北市區的重要管道。早期的中山橋,在日據時代被稱為明治橋,是一座鐵製桁架橋,就如同英國倫敦工業革命時代的鐵橋一般。1923年,關東大地震的發生,突顯了這種歐風的鐵橋並不適合在屬於地震帶的東亞地區這一事實。因此,在1933年,全新的明治橋,就採用了如同東京都神田川的聖橋與大阪舊淀川的水晶橋相同的RC拱橋架構,構成橋拱的石材,則是潔白的花崗石。也由於日本人對於地震的恐懼,明治新橋的結構,也做了一定程度的強化,因此,也才能賦予他超過七十年的壽命。

1945年,兩顆原子彈改變了日本的命運,也改變了台灣的命運。台灣又再次回到了操著華語的政權下,同樣的台北城,同樣的總督府,同樣的橋,只是換了個名字,從紀念維新的天皇變成了改變中國的男人的名字。隨著台北的繁華,中山橋也經過了一次擴建。在這次擴建的過程中,拿去了橋兩側詩情畫意的青銅燈柱與花崗石護欄,變成了車道與金屬護欄。然而,這樣的改變卻不曾影響他偉大的根基,那叫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的巨大垂拱!
就這樣,中山橋陪伴了士林北投與大直人數十年。隨著郊區人口日益眾多,中山橋的四線車道以及圓山地區設計不良的交通動線,導致這座優美的橋樑成為一個交通瓶頸。而連年的水患,也使得專家認為這座橋對於防洪有所危害。於是新橋落成的十年後,舊橋也只得畫下一個句點。於是台北市政府將舊橋小心翼翼的拆除,並且還計畫著未來能將舊橋復原。

幕已落下,然而故事卻還未終了。2003年的九月,一位名叫黃國雄的男子,在中山橋下結束了他的生命。他正是帶領著無數的工人,在這裡一塊塊的拆下中山橋,並且編上號碼的工程公司負責人。保存古蹟的使命感使他接下了這個工作,然而,卻也是這個工作奪去了他的生命。工程結束後,四千多萬的拆橋款項,台北市政府遲遲未付款,使得他走投無路,只能無奈的結束自己的生命。
現在的這裡,正在進行著新橋的興建,而一旁才剛滿十歲的中山二橋,也即將結束他短短的生命。許多人看好馬英九成為2008年的總統,姑且不論馬英九個人的品格,但是馬英九帶領團隊的能力卻有待商榷。中山橋的故事,正是馬英九市府團隊粗糙行事與決策的最好證明。而這樣的領導能力,我也不認為未來即使由國民黨執政,台灣的政治能比現在好多少。

EPSON DSC picture
即將結束短短一生的中山二橋

廢棄的橋拱間,長出了一叢叢的芒草,侵蝕著花崗岩塊。鷺鷥,偶爾彎進來憑弔這位老友,回想著他那風華的往昔。

EPSON DSC picture
鐵架上,鷺鷥靜靜地看著這位曾經風華絕代的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