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8

寫在教師節這一天

教育是一門偉大的世界。透過教育的力量,可以消弭社會階級所造成的不平等,可以改變國家產業經濟的結構,可以創造新的文化、民族。孔子並不是中國史上第一位教師,但是他卻是第一個讓教育走入販夫走卒的庶民階級的人,成為萬世師表。最近因為指導老師的經費問題,讓我提早開始面對學生,每星期還得固定講課,加入了教育事業的行列。與美國的大學生相處的過程中,揭穿了不少過去我們當學生時期從師長聽來的「善意的謊言」,知道台灣學生的長處;卻也發現一些美國學生的優點,足以作為台灣學生學習的目標。

美麗的誤會

過去每當課堂上鴉雀無聲,只聽得見老師口沫橫飛、粉筆吱吱作響時,總會有些老師感嘆地說,美國學生既主動又好問,不像亞洲學生總是被動地等著吸收知識,鮮少主動發問。由於這層美麗的誤會,我第一次的課程,並沒有準備特別多的投影片,足足留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等著他們問問題,沒想到我們也足足大眼瞪小眼了二十分鐘。從此之後,我重新拿出了在台灣當助教、幫學生複習時幹勁,在這個異鄉實行了填鴨式的重點複習與教學,沒想到意外地效果還好過「互動式」的教學。

不過美國學生倒還真是助教的好朋友啊!不像台灣學生拼死拼活也要把作業寫出來,即使遲交還是會想跟助教凹一下。我的學生們在這方面倒是乾脆。一旦他們發現自己寫不完,絕對不會勉強自己去寫完,就算寫到一半,覺得會遲交,就提早放棄,連屍體都不會送上來。我曾經很好奇地問他們為什麼後來沒交作業的原因,有的是因為別的課程正好有專題要交,有的則是因為打工太忙碌,有的則是party搞太晚,原來學生本末倒置的現象,美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前陣子常常看到李家同教授投書媒體,或是在演講時批評現在台灣的學生沒有國際觀、不關心時事、缺乏常識。那麼在這個引領世界科技、經濟的泱泱大國的大學生們,在這方面又是怎麼樣的呢?去年美國總統選舉吵得沸沸湯湯,連帶地加州多項公投法案也引起大家的注目。我曾經為了想要讓課堂生動點,想把時事結合教學,利用加州建高鐵的例子,說明Amdahl’s Law。於是當我問起台下學生加州公投在投些什麼的時候,這些SAT高分錄取UCSD的加州公民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一號法案講的是什麼,還得要我這個外國人說明他們國家發生的事情,可見這些孩子們還真「關心」時事啊!至於國際觀嗎?我想美國人的國際觀應該就是美國等於世界吧!

「聽說別的國家的學生都比較認真」

這是我跟實驗室同僚在學生時期都聽過老師講過的教誨。原來這句話是全世界所有老師都會跟學生講的天大謊言啊!我後來把我的觀察,跟其他一些同樣在台灣或香港、美國教過的朋友分享,發現大家對台灣學生共同的印象都是十分認真、聽話,其實這些整天被投書痛罵的台灣學生們,才是天底下最可愛的一群學生啊!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美國學生雖然不認真、不關心社會,一開始我也確實為了這些不認真的學生傷透腦筋,但是經過一陣子相處之後,我從他們身上,發掘了一個台灣學生所沒有、應該學習的特質-「獨立」。美國是個資本主義到骨子裡的國家,小孩子很早就有自力更生的觀念。於是他們花了不少時間在賺錢給自己花,因此多少有些荒廢課業。這些孩子的打過的工倒是包羅萬象,有在電影院門口賣票的、有在麥當勞負責點餐的、也有後來學了一點技術在軟體公司幫忙寫程式的。透過這些尊卑不分的工作,他們很早就知道賺錢的辛苦,很早就有職業不分貴賤的觀念,也在工作的經驗裡,摸索出自己未來人生的意向,知道自己將來想做什麼。

「你大學畢業以後要做什麼?」

在台灣,能夠不隨波逐流,跟著同學一起念研究所的,恐怕已成少數。在這裡,這些大學生,早就知道自己適不適合、需不需要念研究所,也知道自己將來安身立命的本錢是什麼。於是他們雖然放棄了一些科目的成績(例如我的這門課),但是對於自己需要、感興趣的科目,則是全力以赴。

現在台灣的教育改革,讓中等學下以下的教育,往美國的方式在走,然而,卻沒有像美國這樣,讓學生在社會的歷練中學習,而是在家庭的溫室裡成長,於是只學到美國的皮毛,卻沒學到美國的精隨,讓教育的品質逐漸下滑。台灣原本的教育體系,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更造就了台灣經濟的起飛。台灣的教育有值得驕傲的地方,也有適合台灣民族性的設計。一昧地模仿歐美國家,只會讓台灣喪失屬於自己的特色。如何讓台灣的學生保持現有認真、上進的優點,卻又具有美國學生那種獨立、勇於追求人生的衝創精神,是在教師節的今天,所有教育事業的從業人員們,值得好好思考的問題。

迴響

  1. ypcat 說:

    great teacher bunny

  2. 西西 說:

    哈囉
    我聽了柴可夫斯基的No. 6 “June”

    好聽!
    請問有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