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9

又寫在教師節這一天

每到了教師節這一天,總是會有些特別的感觸,尤其過去一整年在UCSD當了四門課的助教,每星期總是會要帶個一小時的TA教學時間,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成為人師了吧!因為從小家庭環境的原因,除了祖母跟關心我的親戚以外,老師算是我生命裡頭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如果今天能有一些些成就,多是因為他們的關懷與認真教學,我將來想從事教學研究,也多少是受到他們的影響,希望能夠像他們一樣,「成功不必在我」,把學生的成功視為自己的榮耀。多年來,「好為人師」的我也一直未曾懷疑同樣好為人師的韓愈歸納出老師「傳道、授業、解惑」的天職。然而,最近好不容易才下檔的「補教人生」,卻又開始動搖我對老師的期望。

補教事業的開山始祖,正是今天生日的至聖先師孔子。「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孔子開啟了這種只要繳得起學費,只要願意來上課,就給予對方教誨的模式。「束脩」在那個年代的價值如何留給歷史學家定論,但是就連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最後還因為營養不良英年早逝的顏淵都能繳得起學費,可見束脩應該算是個很平民化的定價吧?但孔子肯定是沒發獎學金的,不然怎麼能看著自己最得意的門生就這樣結束自己的一生呢?

區區一個補習班老師,如果只負責「受業」,只教授文學、言語的知識,那麼今日中華民國都也不會有崇聖典例,指派孔、孟、顏、曾四家的後人擔任奉祀官,紀念孔子誕辰,並以此作為教師節的傳統了。孔子的珍貴之處,便在於他知道身為教師的影響力,除了把德行定為孔門首學外,更在生活中主動「傳道」,就像現在老師講笑話一樣,在詼諧中講述立身處世的哲學,遇上弟子提問,更是「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解惑」。從孔門弟子後來的表現來看,孔子的哲學,或許不足以讓人成為開創新世代的霸主,但是最起碼循規蹈矩,「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遵循禮法的規範,算是亂世中的清流,更是歷代君主心目中好的人民、士大夫的典範,也才因此能流傳久遠。

仔細看看現在的自己,受到老師的影響,或許比家人還來得明顯。我有時候講話會比較情緒化一點,或許是受到研究所老師的影響,小學時代,我開始學習電腦,其實是陳薇琳老師;我喜歡上寫作,黃台芝老師絕對功不可沒;我愛好自然,喜歡過環保一點的生活,張玲珠老師是始作俑者;陳慧敏老師對我的關懷,讓我知道老師也可以在學生的心理面造成的影響。上了國中,在那個尷尬的年代裡頭,如果不是余學敏、黃郁雯老師等人給了我一片天空,或許我真的就會變成他們輔導室的輔導對象了;當然,大辦公室裡面像是周慕萍、鄭如鶴、陳美儒、陳貴琳老師對我也是十分有耐心,如果當年打擾到你們的工作,學生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至於奠下我良好英文基礎的余秀鳳老師,受業之外,也讓我看到他不顧自己身體健康衝來上課的敬業精神,儘管行為不值得鼓勵,但其實日後我自己發現我也是屬於站在講台上就病痛全無的典型,多少能體會他的感覺吧?建中時代的好老師,更是不勝枚舉,負責資訊教育的梁老師、梅老師,紅樓詩社的呂榮華老師,國文的楊鴻銘、洪邦棣老師,物理的張永隆老師,都對我造成了深遠的影響,儘管高中時期的成績並不突出,但是他們也讓我開始跳脫傳統的窠臼,開始有了自己對事情的看法。大學時代的老師,像是傅楸善老師、顏文明老師、吳曉光老師、黃肇雄老師也都對我很好,我今日會嚮往教授這個職業,或許是從台大資訊系的老師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將來的願景吧?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特例,但是從我身上、孔子的弟子身上,都可以看出「老師」對學生影響的深刻。我知道老師是人,我知道老師會犯錯,但是老師的一言一行,往往影響著學生將來待人接物的風格。如果能讓自己的錯誤,成為學生將來的好典範,也不啻是種身教。我高中時也補過習,我今天的口頭禪「祝各位有個愉快美好的夜晚」,其實是來自於沈赫哲;我上課時一定要插點笑話,也是跟這些補教名師學來的。

儘管一些補習班老師宣稱自己只是販賣知識,教學品質跟自己的私事不受影響,但是他們忽略了他們在學生心中的地位,他們忽略了「老師」這個稱呼背後,從至聖先師孔子時代就賦予的沈重意義。如果有人真的覺得自己只是個販賣知識的說書人,或許我們該找個別的名詞稱呼,至少不能沿用意義深遠的老師的名諱吧!

迴響

  1. SD 說:

    請問您也是讀士林國小 士林國中的嗎?
    我在您的文裡看到幾個熟悉的老師名:
    張玲珠(士小自然)鄭如鶴(士中地理?)余秀鳳(士中英文)

  2. 曾小兔 說:

    是啊!!! 看起來還是差不多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