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1

當媒體不再從台北看天下之後?

以前因為媒體都在台北,加上政府有一定程度地介入新聞自由,小時候老三台的新聞大部分就像是「從台北看天下」一樣,儘是些黨政要聞,就算偶爾有地方新聞,也很少跑出台北盆地。後來媒體開放了,新聞漸漸地在地化,走出台北,然而「天下」,也被這些在地新聞、甚至是中國新聞搶了篇幅,淡出台灣的新聞媒體。

今天因為貪吃了一片披薩,出門到機場接一位朋友前,還是決定撥空到健身房多消耗個幾百卡的熱量。在跑步機上,看著共和黨初選正沸沸揚揚地進行著,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台灣媒體怎麼稱呼這個可能會贏得初選的候選人-Rick Santorum 。回家Google了一下,竟然只有大紀元時報有提到這個共和黨今年竄出的黑馬。

下一個畫面,在討論伊朗可能在美國發動恐怖攻擊,這般牽動全球已經脆弱的政治經濟情勢的新聞,下星期台灣的油價會不會漲、股票會不會跌,也許就看美國與伊朗、聯合國跟敘利亞之間的情勢有沒有新的發展了。

「怎麼你們的新聞都只有台灣的事情啊?」看完了完整一小時台灣媒體製播的新聞,與我共進晚餐的朋友這樣評論著。

是啊,與其看吳伯雄談論連大陸人都不見得認得的北京市長訪問台北市,我想歐債危機可能還重要一點;與其讓記者寫小說臆測檢調偵辦呂文生的案子重傷中職形象,倒不如也讓大家看看韓國打算要怎麼解決自家的假球問題。至於這幾天少數的國際新聞林書豪,與其讓記者拍對岸網路論壇在肖想找林書豪打中國國家隊的蠢事,倒不如想想看怎麼讓包括記者在內的外行人也能學學門道。

以前李家同總說台灣的學生沒有國際觀,不關心世界大事。美國的小朋友也同樣不怎麼關心世界大事,不過跟台灣不同的是,他們是自己選擇冷漠,而台灣的學生則是即使想知道,也很難在電視、報紙上看到。

是誰,讓台灣人變成了井底之蛙、自外於國際舞台呢?媒體在追求營利、在不斷擴張自己的新聞自由的同時,是不是也該想想自己是不是已經善盡自己的社會責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