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5

東京記行-新宿

�宿.jpg

三百年前,在日本橋與甲州間的驛道上,誕生了一處客棧的聚落。三百年後,這個客棧聚落成為日本最繁華的商業重鎮。新宿,擁有當今日本進出旅次最大的車站;櫛比鱗次的大樓盤踞著這裡的天際線;大街上盡是豪華的飯店與百貨。

打個清早,我們一行人來到了同樣位於山手線上,原宿、澀谷北方的新宿。商業活動在太陽初昇的上午並不熱絡,因此對於無所事事的遊人而言,清早的新宿,除了站在街頭看著熙來攘往的上班族與學生外,到新宿御苑是唯一的選擇。

在江戶時代,新宿御苑是屬於內藤家宅第的一部份,明治維新大政奉還後,改隸大藏省作為試驗農場。明治12年後則作為溫室熱帶植物的試驗場。日俄戰爭後,為慶祝戰爭勝利,天皇在此主持開苑儀式,新宿御苑一詞遂流傳至今。二次大戰中,新宿御苑幾乎全毀。戰後曾暫時作為東京農業科學講習所用地,昭和22年(1947)又移作皇居外苑,1949年,正式對一般民眾開放,作為東京的都市綠洲。

�宿御�_11.jpg
一進新宿御苑,便是遍植櫻木的步道。樹下鮮見雜草,足見園丁平日維護的細心。瞧兩旁高聳的樹幹,五月時分,在此席地而坐,任櫻花吹雪,必定是人生一大享受,所有的煩惱定能隨著繽紛落英而消散。在新宿御苑中,處處可以標準的日本庭園風格建築造景,那種把植物、水、建築揉合為一的巧妙。中國明代文人,在政府大興文字獄的氛圍下,只能醉心園林造景,在自成一格的一方天地中追求天人合一的圓滿。對於植物的修剪,中日庭園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在日本海洋性的高溼環境中,日式庭園把在中式庭園中被認為是斑駁象徵的苔蘚也融入了園林中。比起一般的草皮,苔原更提供了一種光鮮的綠色調。在建築的風格中,日本一如今日,走的是極簡風格,而中國則重視細部的裝飾。

���.jpg
日本的殖民,在台灣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錄;而台灣,是不是也在日本留下些什麼呢?1927年,當時的在台日本人為了慶祝天皇結婚,在新宿御苑中捐贈了一座台灣閣。台灣閣大致上堪稱是揉合了閩南式建築與日式極簡風格的產物。雖然戰爭中新宿御苑幾近全毀,台灣閣卻一直躲過了戰火的襲擊,屹立迄今。

�宿御�.jpg
藍天綠地在新宿地區似乎僅有御苑能享受。眺望在新宿御苑外,新宿街頭矗立的高樓大廈構成了這裡的天際線。對於消費能力不佳的學生而言,除了新宿御苑這方天地可任你享受外,其餘的,似乎真的只能走馬看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