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27

記憶中的橋

從台北市區往士林的方向行來,圓山飯店就像汪洋大海中的燈塔,告訴行路人目的就在那不遠的前方。在這座金碧輝煌的燈塔下,而今堆放了一落落白皙的石塊,那是一個巨大的荒塚,屍骨任風雨無情的吹打,而屍骨的主人,正是在這河畔矗立了七旬,溝通兩岸的一座古橋。

EPSON DSC picture
在眾多高架橋下,靜靜躺著的中山舊橋

1895年,日本從清政府手中接下了台灣的統治權。由於日本政權政教合一的特性,神社的存在,也象徵了統治權的建立。因此,在當時台灣首府的台北近郊,也就是今日的天母一帶,建立了台灣神社。連接台灣神社與台灣總督府間的,正是今天綿長的中山北路,而中山橋,則是中山北路跨越基隆河,進入台北市區的重要管道。早期的中山橋,在日據時代被稱為明治橋,是一座鐵製桁架橋,就如同英國倫敦工業革命時代的鐵橋一般。1923年,關東大地震的發生,突顯了這種歐風的鐵橋並不適合在屬於地震帶的東亞地區這一事實。因此,在1933年,全新的明治橋,就採用了如同東京都神田川的聖橋與大阪舊淀川的水晶橋相同的RC拱橋架構,構成橋拱的石材,則是潔白的花崗石。也由於日本人對於地震的恐懼,明治新橋的結構,也做了一定程度的強化,因此,也才能賦予他超過七十年的壽命。

1945年,兩顆原子彈改變了日本的命運,也改變了台灣的命運。台灣又再次回到了操著華語的政權下,同樣的台北城,同樣的總督府,同樣的橋,只是換了個名字,從紀念維新的天皇變成了改變中國的男人的名字。隨著台北的繁華,中山橋也經過了一次擴建。在這次擴建的過程中,拿去了橋兩側詩情畫意的青銅燈柱與花崗石護欄,變成了車道與金屬護欄。然而,這樣的改變卻不曾影響他偉大的根基,那叫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的巨大垂拱!
就這樣,中山橋陪伴了士林北投與大直人數十年。隨著郊區人口日益眾多,中山橋的四線車道以及圓山地區設計不良的交通動線,導致這座優美的橋樑成為一個交通瓶頸。而連年的水患,也使得專家認為這座橋對於防洪有所危害。於是新橋落成的十年後,舊橋也只得畫下一個句點。於是台北市政府將舊橋小心翼翼的拆除,並且還計畫著未來能將舊橋復原。

幕已落下,然而故事卻還未終了。2003年的九月,一位名叫黃國雄的男子,在中山橋下結束了他的生命。他正是帶領著無數的工人,在這裡一塊塊的拆下中山橋,並且編上號碼的工程公司負責人。保存古蹟的使命感使他接下了這個工作,然而,卻也是這個工作奪去了他的生命。工程結束後,四千多萬的拆橋款項,台北市政府遲遲未付款,使得他走投無路,只能無奈的結束自己的生命。
現在的這裡,正在進行著新橋的興建,而一旁才剛滿十歲的中山二橋,也即將結束他短短的生命。許多人看好馬英九成為2008年的總統,姑且不論馬英九個人的品格,但是馬英九帶領團隊的能力卻有待商榷。中山橋的故事,正是馬英九市府團隊粗糙行事與決策的最好證明。而這樣的領導能力,我也不認為未來即使由國民黨執政,台灣的政治能比現在好多少。

EPSON DSC picture
即將結束短短一生的中山二橋

廢棄的橋拱間,長出了一叢叢的芒草,侵蝕著花崗岩塊。鷺鷥,偶爾彎進來憑弔這位老友,回想著他那風華的往昔。

EPSON DSC picture
鐵架上,鷺鷥靜靜地看著這位曾經風華絕代的老友

留言

  1. ADAM表示:

    個人擬在 pchome報台 po 出雜記,是否能徵得您的同意轉載照片及部份內文?謝謝!

  2. 曾小兔表示:

    請記得著名出處與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