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3

那個夏天

翻開一落落的報紙,除了讓人早已厭煩的政治新聞與八卦外,大概就只有大學指考的新聞是比較重要的吧?不知道螢幕前的讀者,是不是也有這次考試的考生呢?看到此情此景,又讓我忍不住想起了七年前的夏天…。

那年夏天,並沒有留下太多的回憶。不同於高中聯考時的意氣風發,大學聯考的成績是那麼樣地不盡理想,未來,在一瞬間變得茫然,原先腦海中計畫著無憂無慮的暑假,也隨著成績單的到來而消散。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大概有很長一段時間吧!沒怎麼出門,整個人好像放空了一樣,回想著高中三年裡的點點滴滴,想著自己做的每個決定。

以前,我覺得讓一個15歲的高中生決定自己的一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日趨複雜的社會中,以短短的生命體驗決定剩下六分之五的人生該怎麼度過,就像一場豪賭。從小開始,我對文學就有莫名的愛好,我喜歡看美麗的文章詩篇,也期望自己能創造出雋永的字句,但是在進入建中之後,卻有了截然不同的決定—在高二那年的夏天,我選擇了理工組。會影響我這樣決定的,多半是因為高中時的好友,多半都選擇理工組,於是我也不甘寂寞地做了相同的選擇。

選擇理工組,對我而言,是一個嚴峻的挑戰,畢竟數學相關的科目並不是我過去的強項,更何況,周遭又聚集了台北區眾多的數理高手。高二、高三的時候,我的成績很勉強地維持在班上二十名左右的位置,但是主要靠的卻還是國文與同學之間的差距,一種無力感漸漸湧上心頭,聯考前儘管曾經奮力一搏,不過考出來卻還是不盡理想,國文一科的分數幾乎佔了成績的四分之一。

考前我也明白自己上不了頂尖的科系,於是我只設定目標在台大土木系,畢竟在大地上創造各種建築,也是一件浪漫的藝術。只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夢想也落空了。我的總分看起來還算中段,但是理工科多半加重數理,我最高分的國文在此時卻派不上用場。於是只得選擇不加重計分的台大造船與海工系。

我是個重感情的人,然而我也清楚,我並不適合待在造船系的領域裡,於是我收起了笑容,盡量不與人相交,我怕,友情又會再一次讓我躊躇。大一的這一年,我放棄了所有新鮮人可以有的狂狷,面對那對我而言頗為艱澀的教科書。然而,在造船系,我又再一次找回了讀書的自信,即使這個系的力學到現在我還是懵懵懂懂。

轉進了資訊系後,我繼續掌握著大一時好不容易找回的讀書感覺,就這樣一路念到了研究所畢業,除了又多拿一次書卷獎外,更有幾篇論文,也算是小有成就吧?我常常在想,若是當時沒有造船系的一年經歷,也許接下來的讀書生涯,並不會如此順遂吧?

以目前的科學成就而言,人生是一連串不可逆的化學反應,發生過的事情,就再也無法挽回了。但是,我們依然可以掌握生命中所擁有的事物,作為通向下一個美好變化的催化劑。

準大學生們,無論考試結果如何,都快點走出那些已成定局的事物,規劃下一個階段的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