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女神龍

曾經有過朋友在Facebook上詢問大家「如果想向外國友人介紹經典的台灣歌謠,大家會選擇哪一首?」的問題。底下的答案自然不少,但是苦海女神龍卻意外地出現了很多次。

如果你問苦海女神龍的原唱者是誰,四十歲以下的朋友也許會想到「李翊君」,更老的朋友,大概會回答是「西卿」,但是其實這首歌「在台灣」的原唱是「邱蘭芬」。

為什麼會特別強調這首歌「在台灣的」原唱呢?因為這首歌其實是條不折不扣的日本演歌「港町ブルース」,在1969年由森進一原唱。由於歌詞描寫了大量日本東北地區的地名,在東北大地震的當年紅白,森進一再次登台重新詮釋了這首歌,期望大家想起東北的美好、用實際的觀光參訪,應援東北的重建。

聽完了真正的「原唱」,再來提提這首歌怎麼一躍而成台灣人心目中的一代「神曲」。當年的黃俊雄電視布袋戲可是紅遍大街小巷,然而台語歌曲創作者在當時由於社會氛圍影響,創作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對布袋戲配樂的需求。於是黃俊雄開始了進口「日本曲」、譜上台語歌詞的做法,並且把歌曲交給歌手演唱的模式滿足需求。邱蘭芬當時為「電視歌后」,專唱電視節目歌曲,就像曾經紅透一時的金八點金珮珊一樣,自然是首選。由以下影片,可聽出邱蘭芬在2014年演唱的苦海女神龍,雖然距首唱的1970年足足有44年之遠,尾音還是收得一樣美、轉音也是運用得恰如其分,可見當年的功力。

不過既然有邱蘭芬的版本,又何來西卿的版本呢?原來當年的布袋戲太轟動,引起中視側目,讓黃俊雄轉台重拍第二版。只是邱蘭芬算是台視當時培養的基本歌星,基於各種壓力,要讓邱蘭芬「跨刀」的難度跟風險都不小,於是找上了西卿。相較於邱蘭芬的「演歌派」唱腔,西卿的唱腔則更加的狂放、泣訴,呈現了另一種風貌的「苦海女神龍」。值得一提的是,後來西卿也成了黃俊雄的妻子,等於也是把自己的一生從此變成了黃家布袋戲的御用歌手了。

李翊君的版本則是出現在1993年,也讓李翊君獲得了當年的金曲獎。李翊君也算是「苦」過來的典型,唱起這首歌也是帶著濃厚的情感,用他較為近代風格的唱腔,讓這首歌徹底擺脫了「布袋戲」歌曲的形象,成為許多在奮鬥的過程當中受盡苦楚、風霜,卻又堅強地活出自我的人的寫照。

無情的太陽 可恨的沙漠,迫阮滿身的汗流甲濕糊糊
拖著沉重的腳步 要走千里路途
阮為何 為何淪落江湖 為何命這薄

有情風吹動 三尺黑頭毛 有情月照阮的胸前半身光
流浪著千里遠 無一個相借問
心頭酸 心酸孤單女 為何命如此

討厭交男子 歡迎女朋友 討厭文雅幼秀歡喜學風流
無人像我這款 心頭亂亂想
飲凶酒 怎樣飲凶酒 越飲越憂愁

為誰人酒醉 為誰人迷茫 淪落在異鄉的苦海女神龍
不願做女紅妝 偏扮做女紅妝
醉茫茫 怎樣醉茫茫 無奈的女郎

黑暗路也著行 賭窟也著行 人生的六字變換失去了生命
我不是小娘子 我就是女妖精,
嘆一聲 生成這款命 美人無美命

放舍著流浪 願做好娘子 無情的環境迫阮墜落黑暗城
風塵的女妖精 誰人要娶做某子
嘆一聲 生成這款命 美人無美命。

苦海女神龍的歌詞裡「討厭交男子 歡迎女朋友 討厭文雅幼秀歡喜學風流」,算是最有爭議的一句,在過去的年代裡,這樣有點「同性戀」的詞句,自然是從電視上被拿掉了。然而,仔細想想這樣的句子拿掉有色的眼光,不過就是覺得身邊的男性無一真心,只好學習男性的風流,做個強勢的女性。然而內心的情感,卻還是渴望有個可信賴的閨蜜姊妹,不也是很多那個男女不平權的時代裡,眾多女性的歷程嗎?

曾小兔

Add your Biographical Info and they will appear here.